首页 > 房产 > 卖房中介等风来:曾年薪百万,今拦腰减半,同行转卖木门....

卖房中介等风来:曾年薪百万,今拦腰减半,同行转卖木门

2022-04-30 10:16:45 点击:37 来自:浮云记

编者按:如今,房地产这个曾经的高光行业,似乎开始逐步走向理性。从2021年9月份起,整体市场环境却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这种变化如细细的流水,淌进楼市的每一个毛细血管之中。而对其感知最为深刻的,当属一线从业者。

2021年7月至今,房地产行业从业者始终处于低谷,终于在今年3月看到了一丝希望——失业半年的余小伟重新找到了工作。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3月份,一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上涨0.3%,其中北京、上海和深圳分别上涨0.4%、0.3%和0.8%;一线城市二手住宅环比上涨0.4%,其中北京、上海和广州分别上涨1.2%、0.4%和0.3%。

“现如今这年头,找个工作不容易。”从业10余年的某北京房企前区域营销负责人余小伟,被裁员后,马不停蹄地加入了求职大军。自从2021年11月份,余小伟所在公司遇到流动性危机后裁了一批人,小到普通职员,大到高层,连余小伟这样的区域营销负责人也不能幸免。

在失业前,余小伟每年有一大半时间去全国各地出差,在高铁上办公是常态,拿地定位、客户研究、产品建议、蓄客、首开、定价等工作内容他已经驾轻就熟;失业后,余小伟每天盯着微信里的业内群,和同行积极交流,试图寻找新的工作机会。

这是2021年7月之后,大部分地产从业者所经历的现实。克而瑞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购房情绪延续了去年末以来的热度,企业销售规模较2020年显著提升。下半年,行业百强房企单月业绩增速自7月由正转负以来,延续下跌趋势。

随着市场发生变化,地产从业者的日子开始逐步转好,“余小伟们”也似乎见到了曙光。

曾经年入百万

2005年,余小伟通过校招进入了地产行业,从事销售岗位。彼时的地产行业,还未有“高周转”等规模化程序出现,各家房企正积极探索适合自己的发展路径。

刚入职的余小伟工资虽不高,但充满了干劲儿,业绩常年处于拔尖水平,很快便升任了营销总监。

在余小伟的记忆中,2016年是中国房地产行业辉煌的一年。这一年,他通过几次跳槽,入职广东某大型房企,升级为区域营销负责人,年薪95万元,操盘项目销售额一年近60亿元,优质项目去化率甚至达90%。

和余小伟一样,何非对于房地产行业最辉煌的记忆,也停留在了2016年。他是北京某代理公司的营销负责人,入行同样也有十余年。

在2016年,何非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是常态,忙起来甚至没时间吃饭。在他印象中,那一年,源源不断的购房者涌入售楼处,一个项目一年可以卖30亿元。而他的年薪,在那一年也达到了近50万元。

上海某地产公司商业项目营销负责人李家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仅2016年这一年,他就卖出了3亿货值的酒店式公寓和商铺。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商品房销售面积15.7万平方米,比上年增长22.5%。其中,住宅销售面积增长22.4%,办公楼销售面积增长31.4%,商业营业用房销售面积增长16.8%。

2016年之后,房地产行业总体进入稳定期。2020年6月,余小伟再度跳槽,入职了北京某中型房企,任区域营销负责人,年薪100万。截至2021年6月份,他接手的区域,创造了一年总销售额110亿的好成绩。

同时,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由于2021年上半年信贷额度较为宽松,且房企偿债高峰在2021年四季度以及2022年一季度,为了快速回款,诸多房企开始打折促销,以价换量,余小伟所在房企也不例外,“销售前端在疯狂的打折。”他说。

“以价换量”的成果也较为惊喜。虽然2021年上半年,余小伟所在企业推盘节奏较慢,但他所负责区域的项目基本每月销售量在80-100套,圆满完成了规定任务。

另一边,李家文也于2021年上半年收获颇丰,3、4月份,他带领团队卖了60多套商铺,“当时信贷相对较松,消费者投资意愿较高。”李家文说道。

薪资骤降

事情的转折点来自于2021年7月,彼时,市场销售端遇到难题。

“我们位于苏州核心老城区的一个高端项目,2021年时均价3万元/平方米,这个价格在苏州不算低,每月销量平均在40-50套左右,到7、8月份时,月销量已经不到20套,9、10月基本卖不动了。”同时,据余小伟所说,苏州区域内,就连竞品项目,销售量也变成了个位数。

“我们的项目大多为改善型楼盘,信贷缩紧后,明显感觉到项目销售量开始线性下降,最差的时候,销量可能是此前的30%左右。”余小伟向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在余小伟的回忆中,业绩不好后,向集团汇报是一种折磨,用他的话来说,称得上“批斗”:“销售怎么样?回款怎么样?团队成员人均产出怎么在下降?”

10月,余小伟所在企业发生流动性危机。而他也在1个月后被裁掉,年终结算时,他的薪资已经从100万元降至70万元。

何非作为直接触及购房者的人,对市场情绪的感觉则更为深刻,“很多客户都有置换房屋的需求,但明显感觉到客户较以往更加谨慎。”

何非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客户在看房时,营销人员通常会给客户2-3个月的买房置换周期,正常情况下,在这个周期内客户就会敲定。但2021年下半年,客户的考虑周期明显变长。

同时,由于房企的资金压力较大,代理费用也在不断降低,“尤其是2021年北京开始集中供地后,房企的利润被压缩,成本支出减少,我们有些项目的代理费用比之前大约降低了25%。”

而与之相伴的是薪资的减少,2021年,何非的年薪变成了不到30万,较2016年减少20万元。

不仅住宅,就连商业地产的日子也不好过。李家文自5月份之后,负责项目只成交了零星几套,多数情况下,几个月都成交不了一单。在这期间,李家文想尽了各种办法,包括直播带货、拜访老业主、增加渠道费用、广告宣传等,仍然不起作用,“住宅都不买了,谁还买商铺?”

李家文常常翻看朋友圈,通过朋友圈,他发现很多熟识的同行,都在2021年转行了。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家转行的方向五花八门,有的回老家卖木门,有的卖装修材料,还有的去卖车了。

“说实话,等这个项目彻底结束后,我还不知道有没有其他的工作机会。”李家文说道。

失业后,余小伟通过业内群、朋友、猎头等渠道积极寻找工作机会。然而,直到2022年春节,他仍未找到工作,“这个行情,公司都在裁人,想找个薪资和之前差不多的岗位太难了。”

柳暗花明

一丝曙光终于到来。

克而瑞数据显示,2022年3月,TOP100房企单月实现销售操盘金额5115.4亿元,环比增长27.4%。从业者们也随之有了转机。

何非对此深有感触,3月份,他所在项目月销量环比涨了约30%,“看房人变多了,也没有那么犹豫了,现在客户基本上敢把房子定下来。”

不过,在经历了市场巨变后,何非的心态也发生了转变,“未来工作强度在变高的同时,对于从业者的业务能力要求也越来越高。”

而一直寻找机会的余小伟,在失业半年后,也在朋友的推荐下,于3月份入职一家山东区域性小房企,但薪资和100万元的顶峰相比,已经几近腰斩,不到60万元,“和之前的公司肯定不能比,不过很不容易了,先抓紧时间挣钱吧,然后退休。”

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从新房成交来看,3月深圳住宅成交套数为2530套,成交面积为27.46万平方米,环比增加31.9%。

二手住宅市场方面,3月深圳二手住宅共成交1117套,成交面积为10.33万平方米,成交套数环比增加28.1%,成交面积环比增加26.5%。

另据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数据显示,由于不少城市二手房市场出现回归理性迹象,2022年3月经纪人数量首次环比回升,涨幅高达21.4%。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