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紧缩大潮背后微弱“鸽声”响起 澳大利亚央行暗示加息步伐或将放缓....

紧缩大潮背后微弱“鸽声”响起 澳大利亚央行暗示加息步伐或将放缓

2022-08-03 14:03:27 点击:58 来自:少走感情路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吴斌 上海报道在美联储7月会议引发鹰派政策见顶猜想后,又一家发达国家央行在加息浪潮中奏响了微弱的“鸽声”。

当地时间8月2日,澳大利亚央行连续第三次加息50个基点,将利率上调至1.85%,自5月份以来的累计加息幅度已经达到175个基点,紧缩速度为1990年代以来最快。

接下来澳大利亚央行还将继续加息,澳大利亚央行行长Philip Low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预计未来几个月将在货币条件正常化的过程中采取进一步措施。

尽管澳大利亚央行再次加息50个基点,但澳元兑美元反而却下挫,跌破0.70关口。而这背后的原因是,澳大利亚央行给自身留出了在经济前景恶化时调整加息路径的空间,政策制定者可能不会按照“预先设定的路径”进行加息,暗示加息的步伐可能会放缓。

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央行给未来政策保留了更多的灵活性。“货币政策委员会预计未来几个月将采取进一步措施,使货币政策正常化,但政策并未走上预先设定的路径,未来加息的规模和时间将取决于即将发布的数据。”

通胀阴霾仍挥之不去

在此次澳大利亚央行大幅加息50个基点背后,持续高企的通胀是根本原因。

澳大利亚政府7月2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澳大利亚CPI同比上涨6.1%,创下2001年以来最快增速,是同期工资涨幅的两倍多。

因此在此次会议上,澳大利亚央行再度“追着通胀跑”,预计2022年CPI增长7.75%,2023年增长4%,2024年增长3%,而上次预期分别为5.9%、3.1%、2.9%。

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各大央行严重低估了数十年来最严重的通胀攀升势头及其持续时间,这也成为主要央行有记录以来最重大的预测失误之一,几乎在每次议息会议上都被迫不断上调CPI预估。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7月19日,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审查澳大利亚央行,为1990年代以来首次,审查内容包括央行货币政策、政府财政政策以及宏观审慎政策之间的相互影响。

澳大利亚财长Jim Chalmers称,澳大利亚正面临着复杂且瞬息万变的经济环境,以及一系列长期的经济挑战。此次审查可以确保澳大利亚央行货币政策框架的有效性,为澳大利亚人民和他们的经济利益做出正确的决定。

对于此次利率决议,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Tony Sycamore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澳大利亚央行加息50个基点符合预期,为了将通胀带回到目标区间内,未来仍有加息空间。但相对温和的声明有点出人意料,澳大利亚央行在声明的最后一段说,政策并没有预设路径。

这也意味着未来的通胀数据仍将至关重要。尽管澳大利亚是资源大国,大宗商品价格高企会提振出口,但国内能源安全和通胀也会受到影响。

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8月1日称,澳东海岸明年可能面临天然气供应严重短缺,敦促联邦政府限制液化天然气出口,可能发生的天然气短缺会对澳大利亚能源安全构成切实风险。

同一天,澳北事务与资源管理部长马德琳·金宣布,原定明年到期的澳大利亚国内天然气安全机制将延长至2030年。澳大利亚国内天然气安全机制由上届政府制定,原定2023年1月1日到期,要求东海岸液化天然气供应商限制部分出口以供国内市场。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曹鸿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澳大利亚继续限制天然气出口,此举对全球天然气供应和价格产生的影响整体有限。根据ACCC发布的《2022年中期天然气报告》,预计2023年澳大利亚东海岸天然气存在54皮焦耳的缺口,同期澳大利亚东海岸天然气产出预计将较固定合同所需数量高出167皮焦耳,天然气安全机制的延期对澳天然气出口不会构成实质性限制,同时能够缓解澳国内能源供应紧张情绪,有助于稳定通胀预期。

“数据依赖模式”日益强化

在连续三次加息50个基点后,接下来澳大利亚央行“数据依赖模式”会日益强化,未来加息的规模和时机将取决于即将到来的数据以及对通胀和劳动力市场前景的评估。

随着澳大利亚迈出数十年来以来最大的货币政策紧缩步伐,消费者削减支出,房地产市场发生转向,澳大利亚面临的经济挑战正在加大。

澳大利亚楼市在疫情期间大涨,单是2021年,与疫情有关的储蓄和刺激性付款就助力澳大利亚房价大涨了25%。但随着央行决心压制失控的通胀而积极加息,楼市率先进入衰退期。根据CoreLogic的数据,悉尼的房产价格自4月以来下降了4.7%,降幅为40年来最大。

CoreLogic研究主管Tim Lawless表示,随着在今年剩余时间内利率继续上升,房地产市场状况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在利率开始上升之前,房价增速就已经放缓,很明显,自5月份第一次加息以来,房地产市场已经大幅走弱。悉尼房价下滑的速度最快,跌幅为近40年来最大。

对当下的形势,Sycamore分析称,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澳大利亚央行的加息已经产生了影响,冷却了澳大利亚经济。7月房价以40年最快速度下滑、消费者信心回到全球金融危机时的水平、消费支出速度正在下降。

官方层面,即使是澳大利亚央行自身也坦言:“委员会高度重视逐渐将通胀率带回到2%-3%区间的目标,同时维持经济的平衡状态。这条道路非常狭窄,而且充斥着不确定性,叠加外部动态,平衡之道尤其艰难。”

对此,汇丰银行澳大利亚经济分析师保罗·布洛克瑟姆评论称:“加息太猛可能引发衰退,加息太少则通胀坚挺,路确实挺窄。”

从利好层面来看,货币紧缩可以让不少银行受益。惠誉评级表示,近期全球通胀引发亚太地区近二十年来的最大规模货币政策调整,但货币紧缩将使大多数亚太地区银行受益。当前的货币政策紧缩周期将普遍支持亚太地区银行的信用状况,利率上升会提高净息差。

对接下来的政策,Sycamore预测,澳大利亚央行9月将连续第四次加息50个基点,然后10月或11月加息25个基点,届时基准利率将升至2.60%,在今年结束前进入具有一定经济约束性的水平。在那之后,澳大利亚央行可能休整,全面评估加息周期对通胀、经济增长和劳动力市场数据的影响。

野村控股高级经济学家和利率策略师Andrew Ticehurst的预测较为激进,预计澳大利亚利率到今年年底将达到3.35%。对比来看,货币市场的预期为3%左右。如此快的紧缩步伐将导致还贷率上升,对消费构成压力,而消费占到澳大利亚经济产出的60%左右。

其实与美国、欧元区和英国等地区相比,大宗商品出口大国澳大利亚的衰退风险仍然相当温和。澳大利亚央行预计2022年澳大利亚GDP将增长3.25%,接下来两年每年增长1.75%。对比来看,此前的预期为2022年增长4.2%,接下来两年每年增长2%。

从全球来看,各大央行已经纷纷进入数据依赖模式,前瞻指引在不确定环境中已经暂时被抛弃。在连续两次大幅加息75个基点之后,美联储在今年9月的议息会议上会加息多少基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7月议息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前瞻指引,只是说要根据经济数据来决定加息的幅度。

对于各大央行而言,好消息是近期能源价格已经有所降温,加息的压力或将减轻。曹鸿宇对记者表示,能源价格上涨是过去几个月美欧等主要经济体通胀高企的主要来源,6月能源价格对美国和欧元区CPI增速的贡献均达到50%左右。伴随着主要经济体加息,市场需求扩张放缓,对能源的需求预期有所下降。目前原油价格已逐渐回落至100美元/桶以下,随着供需形势改善,预计四季度能源价格对CPI的拉动作用将有所减弱,各国央行加息压力能够得到缓解。

紧缩大潮背后微弱“鸽声”响起 澳大利亚央行暗示加息步伐或将放缓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