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机 > 威贸电子的知名客户如云,但财务数据却乱作一团

威贸电子的知名客户如云,但财务数据却乱作一团

2021-12-23 17:25:07 点击:25 来自:这一秒我哭了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上海威贸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电子信息行业配套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业务的新三板挂牌公司。目前,公司正在冲刺北交所上市。

招股书显示,威贸电子的主要产品包括各类线束组件及注塑集成件,应用于智能家电、工业自动化、POS机与计量衡器、新能源汽车/汽车、大型印刷机、高铁、医疗设备等领域,主要终端客户包括奔驰、宝马、奥迪、玛莎拉蒂、大众、法国SEB集团、德国Vorwerk、德国Ebmpapst、日本DIGI、美国Culligan、中国中车和徐工集团等知名企业。

但经我们研究发现,威贸电子招股书披露的财务数据频现自相矛盾,与公司在新三板披露的年报也有数据冲突。此外,招股书还可能遗漏了理应披露的两家关联方。

威贸电子的知名客户如云,但财务数据却乱作一团

收入和大客户销售额“乱成一团麻”

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8年至2020年,威贸电子合并口径营业收入分别为1.54亿元、1.73亿元和1.72亿元。

审核问询函回复问题14却显示,根据申请文件,报告期各期,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48亿元、1.68亿元和1.64亿元。

而招股书上会稿又显示,2018年至2020年,威贸电子合并口径营业收入分别为1.44亿元、1.56亿元和1.72亿元。

上述三个申报文件中,除了申报稿和上会稿2020年度合并口径营收相同之外,其他相同年度的合并口径营收都有明显差异。

除了合并口径营业收入在三个申报文件中彼此差异明显之外,威贸电子披露的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也存在自相矛盾。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上海赛博电器有限公司始终名列威贸电子境内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2122.25万元、2444.56万元、1714.55万元和1097.36万元,销售内容为线束组件和注塑集成件。

同时,上述三年一期报告期内,上海赛博既始终名列威贸电子线束产品前五大客户,又持续成为公司注塑产品的前五大客户。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威贸电子对上海赛博的线束产品销售金额分别为1681.63万元、1647.39万元、1053.71万元和565.11万元;注塑产品销售金额分别为213.18万元、550.66万元、539.67万元和422.46万元。上述两项销售金额合计分别为1894.81万元、2198.05万元、1593.38万元和987.57万元。

两相比较,报告期内,威贸电子对上海赛博的销售金额,比公司对上海赛博两项销售内容的合计销售额,分别高了227.44万元、246.51万元、121.17万元和109.79万元。

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应付款也难自圆其说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末,上海寺冈电子有限公司为威贸电子第二大应收账款单位,应收账款余额为153.18万元;EBM集团及下属公司为第三大应收账款单位,应收账款余额为103.09万元。

但更新披露于2021年3月16日的威贸电子2019年年报显示,寺冈电子为公司第四大应收账款单位,应收账款余额为153.18万元,与招股书披露一致。但第五大应收账款单位为SOLTANE INDUSTRIE,应收账款余额为148.45万元,比上述EBM集团及下属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高了44%。

如果SOLTANE INDUSTRIE属于EBM集团,那么招股书与2019年年报披露的应收账款余额存在明显差异。如果SOLTANE INDUSTRIE不属于EBM集团,那么除了应收账款金额差异之外,连披露的应收账款单位名号都不一样了。

除了招股书与年报披露的前五大应收账款单位的信息彼此冲突之外,招股书披露的其他应收款和其他应付款账龄信息,也都存在自相矛盾之处。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威贸电子账龄为“2至3年”的其他应收款余额为0元。

但招股书又显示,截至2020年末,上海兆普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为威贸电子第二大其他应收款单位,其他应收款余额为1万元,账龄为“2至3年”,与上述2020年末公司账龄为“2至3年”的其他应收款余额为0元的信息相矛盾。

此外,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威贸电子账龄为“1-2年”的其他应付款余额为0元。

但招股书又显示,截至2019年末,仁藤电子贸易有限公司为威贸电子第五大其他应付款单位,其他应付款余额为35万元,账龄为“1-2年”,同样与上述2019年末公司账龄为“1-2年”的其他应付款余额为0元的数据相矛盾。

招股书可能遗漏了两家关联方

某拟上市公司招股书显示,威贸电子独立董事杨勇于2020年12月起担任其独立董事。

据《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实施指引》第十条第款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为上市公司关联自然人。第八条第款规定,由关联自然人担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除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以外的法人或其他组织为上市公司关联法人。

一般情况下,除非特别说明,独立董事属于上市公司董事,当然是上市公司关联自然人,由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兼任独立董事的企业,应该是上市公司的关联方。换句话说,该拟上市公司是威贸电子独立董事兼任独立董事的关联方。

可是,招股书关于该拟上市公司却没有任何信息披露,亦未确认其为威贸电子关联方。

此外,由威贸电子实控人之一高建珍实际控制的淄博威贸投资合伙企业,也应属于威贸电子关联方。

工商信息显示,淄博威贸设立于2021年10月14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高建珍,高建珍持有其23.67%的合伙份额,实际控制该有限合伙企业。除了高建珍之外,董事胡玮灿、财务总监朱萍、董事副总经理蔡祥飞之妻崔林静、监事会主席庄兰芳、子公司苏州威贸电子有限公司少数股东/监事谢亚军等,也都是淄博威贸的有限合伙人。

而招股书上会稿签署于2021年12月8日,对于淄博威贸这家同一实控下关联方,同样没有一字一句提及。

瓜分6666元现金红包!领取8%+理财券,每日限额3000份!威贸电子的知名客户如云,但财务数据却乱作一团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